字:
关灯 护眼
茂鑫小说 > 忍界:从开创禁术开始 > 30、进行时

30、进行时

    傍晚,天边深穴一般的云中,已可窥见月影。

    初绫带领着跟踪小队刚越过川之国的边境,打算在附近的树林中先扎营休息一下。

    其实小队的其余三名忍者并不赞同在执行追踪任务的时候随随便便停下脚步,这样很容易会跟丢目标。

    但由于只有初绫才知道目标的去向,再加上她担保不会跟丢目标,其余的队员才勉强答应停下来休息一会。

    空气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血腥味,仿佛在这不远处刚刚经历过一场屠杀。

    适才,初绫假借自己要去抓几条鱼回来吃,离开了其余三人的视线。

    她已经有些困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初绫总是会莫名其妙犯困,而且一觉醒来就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其他地方。

    她一开始本以为是自己同时得了嗜睡症与梦游症,直到后来才发现,根本就不是这一回事。

    很快,随着眼皮仿佛被数块巨石重压,初绫不可抗拒的闭上了双眼,躺倒在一片灌木丛当中。

    “......”

    呀!呀!

    就在这时,一只体型大的离谱的乌鸦收敛翅膀停在了不远处的一根树干上,正歪着头打量着灌木丛中的初绫。

    片刻之后,乌鸦扑腾翅膀,飞到初绫上方盘旋起来。

    呀!呀!

    乌鸦浑浊不堪的瞳孔倒映着初绫红润的脸蛋,忽然,它展开双翼从空中滑落下来,锋利的尖喙直指初绫紧闭的右眼!

    噗!

    下一秒,乌鸦被一颗突然冒出的粗大树干洞穿了躯体。

    而它盯上那只右眼此时已经睁开,鲜红如血。

    初绫缓缓地坐起身,之前满是柔光的双眼,此刻利如刀刃。

    “已经出村了么......”

    初绫随意环顾了一下四周,喃喃自语道。

    而后,她站起身,抬手一挥,还在微微抽搐的乌鸦瞬间爆体,黑色的血溅的到处都是。

    沙沙——

    很快,在乌鸦爆体的瞬间扭曲延伸出来为初绫挡住血液的灌木缓缓缩了回去,像是一个训练有素的骑士。

    借由周边的树木,初绫的感知飞速延伸,很快就锁定了正驻扎在不远处的三名小队成员。

    “原谅我......妹妹。”

    忽然,初绫的目光阴冷下来,像是一片瞬间凝固住的湖面。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活下去。”

    ......

    翌日,酷热的阳光照耀在砂隐村上,仿佛在上面捂上了一层厚厚的绒毯。

    “如果快的话,木叶的支援应该就要到了。”

    砂隐村入口处,两名砂隐的忍者小声交流着。

    “因为昨天的风暴,就算是我们自己人,也不可能这么快到达啊。”

    就在这时,其中一名忍者望向远处的沙漠,突然瞪大了双眼。

    “喂,那是......”

    另一名忍者循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远处的沙漠之中,逐渐出现了四道身影。

    两名忍者顿时露出了欣喜的表情,他们知道,这是木叶的支援到了。

    “久等大驾了!手鞠也一起到了啊,来,这边请。”

    很快,两名砂隐忍者带着赶到的鸣人四人进入了砂隐村。

    “什么?我爱罗他......”

    当听到我爱罗的身体外貌发生了一些骇人的变化,至今昏迷不醒时,手鞠不由揪紧了心,而一旁的鸣人则是加快了奔跑的脚步。

    “我爱罗!”

    砂隐医院,众人一前一后地冲进病房,此时我爱罗的病床前正围站着几道身影,而其中一道身影刚刚看到从门口探出身子来的卡卡西,就立即大喊大叫的冲了上去。

    “......你这混蛋,觉悟吧!”

    卡卡西见状顿时心中一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旁的鸣人就立即双手结印冲了上去。

    下一秒,数道分身出现,想要抵挡住那道身影的攻势,但却瞬间被打回了原形。

    鸣人的本体躲在分身后面,在分身被打爆的瞬间趁机反击,一拳挥出,将那道身影逼退到了数米之外。

    “突然想对卡卡西老师干什么,你这皱脸老太婆!”

    刚刚的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众人反应过来后皆是一惊。

    只见那道突然朝着卡卡西冲过去的身影缓缓站定了身形,居然是一个年过八旬的老太婆,方才所展现出来的敏捷身手让人不由怀疑她的真实年龄。

    就连方才与她交手的鸣人也察觉到这老太婆不简单。

    绝对不是一般的老太婆。

    “那时你居然敢......该死的木叶白牙,吾儿之仇,今日就由吾来做个了断!”

    只见那老太婆喃喃自语着,眼看就要再次冲上来与卡卡西单挑。

    “啊,不是的......我......”

    卡卡西立即连连摆手,似乎想要解释什么。

    “少废话......”

    忽然,就在这时,一个老头抬手阻止了她。

    原来,这一切都是个误会,因为拥有一头白发的缘故,那老太婆将卡卡西误认为是了其他人。

    反应过来的老太婆一脸尴尬,只能眨眼卖个萌来缓和一下气氛,说自己刚才只是在装痴呆。

    众人:“......”

    很快,勘九郎走过来说明了一下我爱罗现在的状况。

    得知那天晚上砂隐村发生了那么多事后,鸣人等人都十分诧异,同时焦急地来到我爱罗的病床前,想看看他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小樱看到当即我爱罗那张狰狞的脸时,当即就用双手捂住了嘴巴。

    “小樱,你能治好我爱罗吗?”

    鸣人同样也被我爱罗半人半兽的模样吓了一跳,但很快他就冷静了下来,询问小樱有没有可救之法。

    “抱歉......但我从没见过这种怪病......”

    小樱的脸上充满了无奈与自责。

    很快,刚才的老太婆走了过来,她名为千代,是砂隐村高层的长老之一。

    “依照我多年的经验来看,我爱罗的这种病并不能叫做病。”

    千代开口,语气像堆积起来的乌云,浓密沉重。

    众人纷纷被她的话吸引了过去:“什么意思?”

    “作为人柱力,我爱罗与尾守鹤之间会根据封印的稳定性以呈现出多种状态,也就是尾兽化。”

    千代一脸凝重的望着我爱罗,继续说道。

    “我爱罗的尾兽化分为两种状态,凭依体与完全体,前者就是我爱罗现在的状态,而后者则是完完全全变成了守鹤。”

    听完千代的描述,同为人柱力的鸣人似乎很容易理解这两个词汇之间的区别,他就曾失控过很多次,最严重的一次差点杀了他的师父,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

    “可是......为什么我爱罗会一直维持这个形态呢?”就在这时,鸣人提出了他的疑问。

    “这就是问题所在......”千代的眼中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混浊不清。

    正当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勘九郎忽然发话了。

    “虽然还没有确认过情报的属实性,但说不定可以找到我爱罗变成这个样子的原因。”

    看着众人投来的疑惑目光,勘九郎将初绫昨天过来找他的事一五一十的叙述了一遍。

    “什么?那我们还呆在这里干嘛?!”

    鸣人一听有线索可循,当即就要出发跟上初绫的小队寻找那两个可疑的入侵者。

    “冷静些,鸣人,现在还不确定那个晓组织接下来还会有什么动作,我们暂时不能离开砂隐。”卡卡西习惯性地按住了鸣人的肩膀。

    “可是,卡卡西老师,说不定那两个入侵者就是晓组织的成员!”鸣人依旧不肯妥协。

    没办法,卡卡西只得召唤出忍犬帕克,让它嗅了嗅勘九郎给的特定追踪布条,先行出发寻找初绫小队的行踪,这才稳住了鸣人的急性子。

    与此同时,砂隐的情报部飞来了一只情报鹰,砂隐的忍者一看,是前些天去送信的鹰丸回来了。

    “马基大人,这是从木叶传来的回信。”

    “辛苦了。”

    医院走廊内,一名砂隐忍者看了看手中的卷轴后,将它交给了面前的卡卡西:“这是火影大人的来信。”

    卡卡西刚接过卷轴,一旁的鸣人就迫不及待的问道:“纲手婆婆说了什么?”

    卡卡西先是看了看信中的内容,随后转过头对鸣人说道:“好像是已经派遣凯班作为增援赶往这里了。”

    鸣人听完一愣。

    “粗眉毛老师的那班啊......”

    与此同时,川之国的树林中,只见几道迅捷的身影飞速掠过一颗颗大树,向着砂隐村的方向赶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