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茂鑫小说 > 忍界:从开创禁术开始 > 28、限定任务

28、限定任务

    清晨,温和的阳光蜿蜒下来,涣散出一帧一帧定格的图景。

    一个瘦小的身影正静静的躺在染满鲜血的草地上,与周围凄惨的景象毫无违和感。

    就在这时,儡人原本平坦的呼吸赫然加重,只见他深吸一口气后坐立起来,轻轻地扯动眼皮,却忽然发现左眼怎么也睁不开。

    随着右眼吃力的聚焦完毕,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周围的景象,似乎一大清早就看到满地的尸体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

    只经过了一晚,满地的尸体就开始散发出恶臭,呼吸好几个来回后,儡人那迟钝的嗅觉才迟迟上线,他立即厌恶的屏住了呼吸。

    来不远处的树林中,儡人的意识逐渐清晰起来,他揉了揉发胀的脑袋,昨晚发生的事就像一块膨胀的海绵,不断挤压着他的脑神经。

    “鸾......”

    下一秒,他不可抑制的回想起昨夜,鸾被那红袍人带走的情形,悲伤还没来得及蔓延就被满腹的疑惑所覆盖。

    如果那红袍人只是为了追杀他们,虽然动机不详,但起码还说的过去,可把他给弄成残废扔在这里,又单独把鸾带走是什么意思?

    仔细回想一下,当时那红袍人似乎是带着目的性的直接掰开了鸾的右眼进行查看,还说现在还没到儡人死的时候,后面似乎又提到了‘游戏’这个字眼。

    先不管其他的,鸾只是他制造出来的一个生命,可以说除了他以外与任何人都扯不上关系,为什么会被那红袍人盯上?

    莫非是因为......那颗眼睛?

    说起这个,儡人之前好像从未见过鸾的右眼是白色的,而白色瞳孔的眼睛他也只认识一种。

    白眼。

    但鸾的那颗眼睛似乎跟白眼又不太像,纯正的白眼整颗瞳孔都是白色的,而鸾的那颗,其瞳孔周围似乎还有着一圈淡淡的彩色轮毂。

    那到底是什么眼睛?

    鸾又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睛?

    那红袍人是否就是因为这个才将鸾给带走的?

    无数问号像是雨后春笋般从儡人心中冒出,而这些问题的答案根本无迹可遁。

    除了这些,还有其余种种,其中最让儡人想不通的就是红袍人为什么说他现在还不能死?后面所提到的‘游戏’又是什么?

    这些疑问的根茎就像一团乱麻似的缠绕在一起,只要稍微一思考就会牵动脑神筋,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几度分析无果之后,儡人干脆放弃了思考。

    “......”

    回到现实中,儡人低下头,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四肢,随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像是被强胶粘住的左眼。

    被红袍人绞断的四肢还在隐隐作痛,那充满讥讽的嗤笑仿佛还在耳边缭绕......

    昨晚后半夜所发生的事立即如破堤的潮汛般漫过了他的记忆。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过去的自己在昨晚就已经死了,而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已立于无数骸骨之上重生,完全脱胎换骨的良屿木儡人。

    昨夜,将周围的一切都屠戮殆尽的他,曾在梦中再次踏足了那片猩红之地。

    而这一次,他比先前多走了几十秒才被那无边的血海吞噬。

    在视线彻底被吞噬之前,他看到远处的深幽中,似乎矗立着什么东西。

    他没看清那东西的样貌,只知道非常之庞大,只是驻足观望,就给人一种朝圣的心境,要去膜拜。

    他不知道昨夜那个嘲弄他的声音是否也来自这里,只知道它能轻易渗入灵魂深处,从里及外吞噬着他的四肢百骸,仿佛要将他的五脏六腑都给掏空似的。

    苟活,还是重生?

    当被那个声音询问到这个问题时,儡人只感到组成这一句话的音符像是毒蛇一样钻出他的体内,汇聚到空中形成了一尊庞大身影的轮廓。

    那身影朝儡人伸出手,像是某种救赎,像是某种意味深长的邀请。

    “来吧,扼杀卑贱、加冕为王......”

    如同受到了某种召唤,扭转身体的同时,儡人彻底杀死了那隐藏在心灵深处的脆弱灵魂,随之代替的,是早已掩埋在历史洪流中的原始兽性。

    随着这股残暴的兽性开始疯狂蔓延,他不可抑制地发出如野兽般的低吼,用尽全身的力气,握住了那道身影伸出的手。

    那一霎那,他感到自己仿佛握到了荆棘的刺,干脆利落的刺进皮肤,牵着他悠悠的往下坠......

    之后发生的事,他记不太清了,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在一次次摧枯拉朽的苛虐中不断的陨灭、然后重生。

    陨灭、然后重生!

    直至最后,他感到身上已经没有任何一块血肉属于自己了。

    甚至连每一寸皮、每一块骨,每一根筋都经历过了利爪与尖牙的淬火,变得坚不可摧。

    随着掌心中传来一阵刺痛,儡人悠远飘渺的思绪被拉回现实,他低头望向自己的左手,只见上面的「锢」字闪烁了一下,然后又黯淡了下去。

    儡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面部逐渐显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每当他的护盾值达到上限,这个字就会闪烁一下以作提示。

    可是他刚才就站在这里,什么也没做啊?

    带着疑惑,儡人内视了一下自己的护盾值,还真满了,750这几个数字鲜亮而刺眼。

    “怎么......”

    儡人突然感到有些不对劲,他立即取出一柄苦无削掉了自己一些护盾值,然后闭上眼睛,细细感受。

    忽然,他猛地瞪大双眼,就在刚才,他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竟像是有意识般的自动汲取着周边的生命能量!

    而后,他伸出手,用左手掌心代替身体,开始汲取一旁一颗大树的生命力,惊讶的发现他现在的汲取速度竟是之前的数倍有余。

    很快,护盾值再次达到上限,儡人讶异的低头来回扫视着自己现在的身体,从外形上看,跟之前没什么两样,但是......

    轰!

    又是刚才那颗大树,儡人抬起手,一拳就将它轰倒了下去,虽说这颗树的生命力被儡人汲取了大半,但若是之前的儡人,说不定连让它震颤一下都做不到。

    看着栽倒下去的大树,儡人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眼中顿时流转出异样的兴奋。

    这种忍者才能拥有的异于常人的破坏力,他也终于拥有了。

    忍者的身体素质之所以比普通人强,是因为他们体内存在着一种神秘的能量体——查克拉。

    查克拉可以形变,亦可质变,可以用于强化身体,也可以用于强化精神力量。

    可以说无所不能。

    儡人曾经想尽了一切办法,想要凝聚出哪怕只有一丁点的查克拉也好,这样至少可以证明,他也是可以做到的,他也是可以慢慢变强的。

    然而,事与愿违,他失败了,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令他心灰意冷,开始不断逃避现实。

    直到他觉醒了系统,直到他喝下了那瓶来历不明的鲜血。

    一切就又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变化。

    怀揣着激动的心情,儡人打开系统面板,他要再次启用一个道具,以决定他日后前进的方向。

    虚拟仓库中的物品开始依次陈列在儡人面前,而他的目光径直锁定在了一个闪烁着紫色光芒的道具上。

    【知己知彼】

    就在儡人想要点击使用时,他的余光忽然瞥到了一旁的另一个道具上。

    那是一个他曾经使用过的道具:

    【命运】

    只要使用这个道具,它就会告诉你接下来最优的一个选择,哪怕那是命运中最重要的抉择。

    迟疑了片刻后,儡人还是点击了【知己知彼】。

    这个道具可以让你看到你想看到的任何情报,前提是你必须要有足够多的线索。

    上一次,儡人只用了【一尾人柱力】这一个关键词就得知了两个很重要的情报,并顺利取得了【一尾人柱力的砂子】。

    而这一次,他也只用了一个关键词。

    随后,他闭上眼,很快,他的脑海中就逐渐出现了一副图案,像是在被人不断描绘出来似的,越来越清晰。

    只见那似乎是一座小岛,呈俯视视角,岛的中央有一个很大的洞,四周是一片平坦的海面,边缘处露出了一点点其他岛屿的轮廓。

    儡人睁开眼,立即打开系统的世界地图,几经寻找,终于找到了可以对应那个轮廓的岛屿。

    但奇怪的是,那个岛屿的旁边没有任何东西,本在存在于那里的洞之岛在地图上也只是一片空旷的大海。

    儡人似乎已经料到了事情的进展并不会那么顺利,他将目光微微右移,得知那片海域夹在火之国与水之国之间。

    而后,他刚准备关掉系统面板,系统就忽然跳出了一个提示框。

    ‘温馨提示,你的经验池已满,请及时查看。’

    短短几个字,儡人如遭雷劈,巨大的欣喜甚至使他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经验池......满了?

    他不记得他这些天收集了多少经验,但绝对不至于蓄满经验池!

    赶紧点开经验池,里面的经验果然已经蓄满,不能继续增加了。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白嫖的机会就摆在面前,任凭谁也不可能会放过,万一这是系统的BUG,回头被修复可就没戏了。

    但俗话说得好,跟在惊喜后面的大多都是失望,当儡人激动的点开术式进阶界面之后才发现,他现在已经没有禁道之源了。

    而就在这时,系统再次弹出了提示框。

    ‘恭喜,新型任务已经激活,点击查看。’

    “......新型任务?”

    儡人不明所以,带着些许疑惑点了进去。

    只见四个他此前从未见过的大字出现在他眼前:

    【限定任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