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茂鑫小说 > 木叶:辉夜家的记事本 > 第百四十章:深夜来访

第百四十章:深夜来访

    深夜丶宇智波大宅

    …………………

    正独自在房间里休息的月咏忽然间睁开了眼睛,她坐起身走到自己的窗台前,果然看到一道窈窕的身影借助月光的掩护,悄然无息的潜入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紫音吗?」

    月咏看着半夜不三更悄然来访的月光紫音,她知道这个女人是辉夜留在三代身边的一张牌,因为被辉夜忽悠误以为自己一半灵魂被吞噬,害怕自己背叛后唯一的弟弟会被报复,而只能默默在三代身边为他们服务的双重间谍。

    月光紫音身上带着澹澹的荧光,来到此处的并非本体,而是一种借助月光制造出的特殊分身。它没有实体,可以融入月光和阴影之中借此躲避各种追踪手段。

    「月咏大人,紧急情报。」

    月咏看着半跪在地的紫音,从她的口中得知高层果然如她所料那般不甘心就此罢手,但是却对于团藏的手段表示嗤之以鼻。

    对于高层会下手这种事情她早已经有所准备,所以早先就召集了所有宇智波做好准备,等到开学典礼那天全副武装的宇智波卫队会负责整个场地的安全。如果团藏真打算在那天生事,那等待他的只会是宇智波雷霆般的反击,月咏发誓到时候她绝不会手下留情!

    「碍于当前形势紧张,团藏已经秘密调集了根部分散到村子的各处,他们暗中调查和搜集支持宇智波的人的情报。很可能会在近期以「扫除间谍」的名义展开大清洗行动。」

    月光紫音低着头,皱紧眉头说道。

    「恕属下直言,恐怕团藏的目地是杀人立威,警告那些立场偏向宇智波的人,他们的选择站位并不是没有代价的。」

    「三代目的反应呢?」

    「不清楚,从头到尾他都在盯着远处发呆,并没有任何制止团藏的意图。但是也没有支持的意思,他一直保持着莫名的沉默。」

    月光紫音迅速会回答道。

    那个老狐狸在想些什么?月咏露出思索的表情,这不像是三代目的作风,还是说他决定放任团藏乱来一波,想要把水搅浑然后再伺机而动吗?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是自己的话甚至可以在必要时刻直接卖了团藏来平息众怒。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其它表现吗?」

    「没有,他从头到尾都很平静。」

    「嗯……这个老狐狸到底在打着什么如意算盘?」

    就在月咏有些摸不准三代目想些什么的时候,忽然间,外面传来一阵响动。来人并没有隐藏自己的意思,所以月光紫音几乎下意识的看了眼月咏。

    月咏挥挥手,示意月光紫音可以先离开。

    「那么属下先告辞了。」

    月光紫音话音刚落,身体化为一道澹澹的荧光消失在空气中。

    这就是月光家秘术,能够借助月亮的光芒进行远距离投影的「月分身之术」吗?不仅能够保持本体的嗅觉和触觉,还能共享视觉和听觉的能力,唯一的缺点就是极度依赖月光,阴天和白天无法使用。月咏眼童中的三勾玉微微转动,那个术果然是属于血迹限界无法复制的特殊忍术啊。

    就在此时走廊间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月咏穿好自己的衣服,坐在床铺前静待着来人上门。

    ——卡察一声,门扉从外面打开了。

    「请恕我失礼,大事不好了月咏大人!」

    来人正是自己的专属女仆宇智波葵,平日里冷静而又睿智的女仆,此次脸上竟然带着罕有的惊慌失措感,甚至没有敲门就直接进入月咏的卧室,换做平日她早就自己严惩她自己了。但是,今夜她却如此慌乱,必然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冷静点葵!,发生什么事情

    了。」

    月咏望着惊慌失措的葵顿时呵斥一声,那一瞬间一股无形的威严蔓延在空气中,让宇智波葵顿时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迫力,她看着双目赤红的月咏,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自从砂忍前线回归以后,月咏身上那股压迫感强大太多了,本人也越发有威严感了。

    前几日富岳还曾今隐晦的说过,每次月咏扫过他的目光,都富岳有种后背发凉的感觉。实际上这是因为月咏的血迹之力已经达到了质变的边缘,现在仅差最后一点引发质变的媒介,就能让月咏瞬间跨越宇智波的极限——觉醒万花筒。

    那种无形的威压感正是来自于血脉中的畏惧和憧憬。

    「非常抱歉月咏大人,但是……有客人来访了。」

    葵的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似乎这位客人的来访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不,应该是整个宇智波一族的预料之外,而且偏偏还是在这种关键和敏感的时期,如果稍微处理不好的话,那宇智波一族恐怕会陷入意想不到的***烦也说不定。

    正因为考虑到那位客人的身份特殊,以及他万一在宇智波的地盘发生了什么的话,葵光是想到这里就感觉浑身发冷,那可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客人,这个时候吗?」

    忽然间,月咏看着葵那慌张的神情,她的表情也渐渐发生了变化,脑海里闪现过一道不可能出现的身影。

    这一刻月咏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难看,因为她好像知道了,葵竟然会如此慌乱的理由。

    「人在那里,立刻带我过去见他!」

    「就在前厅那里!」

    ………………

    走廊间,月咏脸色阴沉的跟着葵快步前往前厅。

    「为什么事前没有任何报告,负责警戒的宇智波们在搞什么鬼!」

    月咏边走边思索着对方此时来这里的目地,她的心情此时很差。

    「非常抱歉,实际上他是突然来的事前没有任何通知就突然来到了家族的入口,负责看守的宇智波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向上汇报了。」

    「人呢,他带了多少人,暗部还是上任亦或者是根部?家族附近有没有安排其它人!」

    「非常抱歉,这个事发突然还在调查中……」

    「调查?」

    忽然间,月咏停下了脚步,双目死死盯着葵。

    「那,那个……」

    「这种时候还调查是疯了吗?通知全部宇智波全神戒备,所有人员进入战斗状态!如果发现附近有任何风吹草动,宇智波绝不坐以待毙。」

    「富岳呢?」

    「还在通知他的路上,因为最近开学典礼近在迟尺,最近家族内部的庆祝会有点……」

    「叫起来!

    !」

    可恶,为什么偏偏选择这种时候。

    月咏虽然不认为三代目有屠灭宇智波一族的能力和野心,但是不得不防高层狗急跳墙。还有,家族内部最近的气氛太松懈了,等到今夜的事情结束了……月咏想到这里眼神中闪过一道凶光,满脸煞气,果然交给其它族人还是太蠢了,这个家族必须由她亲自掌握!

    「派人告诉富岳等这件事结束了,立刻安排他进入第三批名单,让其给我滚去雨之国!这种懒惰而又愚蠢,事到半途就庆祝的性子当真该死!

    」

    「另外让宇智波千本樱,重国等人伺机待命!」

    此时,葵已经被吓得半句话都不敢说,从北部回来后的大小姐威压越发浓郁,人更是变得极其杀伐果断,这些天已经惩处了不少怠慢的宇智波……如今,看来富岳少爷也要掉层皮了。

    此时,俩人终于来到了前厅

    。

    出于各种因素的考虑,这里并没有安排多少宇智波人手,主要是担心万一出了什么意外,那宇智波一族算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妥妥的刺杀罪名是逃不掉了。

    「……你们在这里呆着,我自己进去。」

    葵,以及身后紧跟的月咏的护卫队,都默默的点头。

    月咏独自一人推开门扉,走进了前厅。

    …………

    果然,此时前厅中一名老者已经久候多时,他在看到月咏走进来的时候,顿时感慨一声。

    「果然,如今的宇智波已经唯你是从了,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月咏看着面前的老者,深吸一口气。

    「……久疏问候,三代目火影大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