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茂鑫小说 >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一键回收 > 第1765章 找到叛徒

第1765章 找到叛徒

    陈老更是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之前秦渊所研制出来的新的枪支改造方案,并没有任何人知道那个方案是保密级别的,张叶接触不到。

    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卖出来的配方都是之前的,到现在新的枪支配方都没有。

    “陈老,目前我只听说了张叶这一个人,其他我不知道他是否有同伙,会不会是在同伙的掩护之下。”

    陈老听到这里面色凝重,这事情开不得玩笑,更重要的是有可能秦渊说的是真的,他说话基本上都是拿准了才说的。

    “我先带你去见那个混蛋,这家伙如果真的成我们研究院的叛徒,我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陈老带路在前面走着,在过一个办公室的时候,秦渊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里面的人竟然是陈强,之前他们刚刚护送回来的。

    他看到陈老还是非常尊重的,但是看到秦渊的那一刻,他心里咯噔一声,难道是自己偷偷举报的事情被发现了,这家伙直接要来这里报复。

    这家伙可以说也是个卑鄙小人,当他回来的那一刻,第一时间就私下举报的情缘,他举报的理由也很荒唐,各种莫须有的罪名都加在秦渊身上。

    可是那封举报信都已经投出去好几个月了,一点消息都没有。在他看来觉得很奇怪,明明国家对他们这些科研人员很重视。

    但是这一次他们在路上都遇到了生命危险,他把这些事情如实报告,可是却没人管。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想把举报信再向上面的更高领导投诉,没想到在这里看到了秦渊,所以不免他有些心虚。

    秦渊本来没有注意到他的,只是这家伙躲闪的眼神让他觉得会不会有猫腻,难道这家伙和张叶联合在一起了?

    所以特意走上前主动打招呼,“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还能见面,最近这段时间你们回来以后情况怎么样?应该是比国外好吧。”

    “秦队长,你还真是客气,托了你的福,我们才能安全回来,我们现在在国内好的很。”

    这家伙说话间也是阴阳怪气的,那眼神不由自主的朝着外面瞟,摆明了就是心虚。

    陈老可没注意到这些,他赶紧笑呵呵的上前介绍,“陈强,这就是之前我和你说的我们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你知道那几个新式武器是谁研发出来的吗?就是他他可是咱们总院的重量级人物啊。”

    陈强听到这个消息彻底蒙了,这什么情况?怎么可能,秦渊根本就不是这个领域的人,怎么还能做武器研究?

    要的是之前他还把秦渊研究出来的那些枪支武器作为目标,之前他暗暗的说一定要见见这个研究武器的人,简直就是他的偶像。

    “陈老,你快别开玩笑了,这是真的吗?秦队长不是特战大队的吗?怎么又合作?你扯上了关系。”

    “这是因为秦队长非常低调,之前我已经在上挽留,包括总院那边,他是在总院那边做研究的,当时院长是一直请求让他留下来的,可是他还是坚持要去特战队。”

    陈强已经奋斗半辈子都没有见过总院的院长,没想到总院的院长都能够放下身段,亲自来请求秦渊。

    这个时候的他无奈的苦笑一声,难怪为什么自己的举报信没有下落,首先人家这个身份就不一般,其次这不是以卵击石吗?

    就在秦渊打算进一步询问的时候,他想看看这家伙到底隐藏了什么,外围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作人员跑了进来,手里还拿了几封信件。

    “哎,陈老,您怎么在这?对了,你有一封信件,好像是总院那边过来的,我正好给您带过来。”

    陈老接过新建看了看,是总院那边的老朋友给他寄过来的,他笑了笑表示知道了,这个时候陈导也注意到了他手上的其他信件。

    “咦,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信件啊?现在这个时候也没人会寄信了吧。”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他们没注意到旁边的城墙都已经冷汗直流,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在的他还在强装镇定。

    因为他看到了熟悉的字迹,那全部都是自己的信件,就在他想办法该怎么把信拿回来的时候,这个工作人员来了个神来之笔。

    “对呀,我也觉得好奇,这些信件全部是上面退回来的,说是不合格,而且全部都是陈强组长的。”

    陈强听到这里有些尴尬,赶紧上前一把抢过信件,秦渊仔细一看,大概有七八封,不知道这家伙要干什么,而且他的行为真的非常可疑。

    越是这样,越说明他和张叶是不是有某种联系,想到这里秦渊直接伸出手,“陈组长,我想看一下你手里的信件可以吗?”

    陈强这个时候脸色一变,还真的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他赶紧拼命的摇头。

    “秦队长,我不知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我的私人信件,你之前对我霸道专横就算了,现在也没有权利看这些东西吧。”

    这家伙越是心虚,所以越是表现出这幅强硬的态度,让秦渊觉得有鬼,而旁边的陈老也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他皱着眉头,这家伙是怎么说话的?

    “陈强,你到底是怎么说话的?之前我说过了,秦队长是我们非常重要的研究人员,他的等级比你我都要高,你这是什么态度?”

    更重要的是在研究院内部他们是没有什么秘密的,所有出去的信件是必须接受检查,他不清楚为什么陈强的这些信件被他搞得这么重要,就算寄过来的也得接受检查。

    这也是为了预防研究院的成果被泄露出去,被陈老这么一说,陈强彻底低下了头,他的手紧紧的捏着信件。

    他还想做最后的挣扎,而秦渊则是冷哼一声,“我这次来就是调查枪支配方泄露的事件,我不知道你是否和这个事件有关,所以必须接受全面调查。”

    陈强瞪大了双眼,他赶紧摇头表示这绝对不可能,自己是不可能做那样的事情的,想了想干脆豁出去了,只好把信件交出去,反正不管怎么样都会被看到。

    几个人现场拆开信件进行检查,当看到新建上的内容,陈老的脸色越来越黑,这家伙还真是野心勃勃,背地里居然搞这一套。

    秦正阳看完内容以后非常不屑,“还真是没想到在信件里面我们是这样的人啊,有个故事叫做农夫与蛇,可能说的就是我们吧。”

    毕竟大家辛辛苦苦保护他们的安全,好不容易把他们护送回来了,结果还要接受人家的举报,这里面好多东西都是以事实不符的。

    陈老失望的看着陈强,“我真的没想到你既然是这样的,你要知道当初如果不是秦队长他们,你们现在都还在国外,都不知道流落到哪个地方了。”

    这一下他彻底低下了头,不管是比什么他都比,不过之前还想着以自己在研究院的地位肯定是没问题,但是现在这么一看完全是没希望。

    人家不管是哪方面都比他优秀多了,说来也是可笑,他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资本值钱的那些研究数据他全部都看到过。

    当时他就感叹这人的能力实在是太强了,自己现在就如同一个跳梁小丑一样。

    陈强只能默默的低下头,表达了自己的歉意,秦渊懒得和他计较,不过现在还不能排除他是否和张叶那边有联系,所以他也被暂时带到单独的办公室等接受全新的审查。

    另外一边秦渊他们也快速来到办公室,此时的张叶和其他人正在做着实验,突然看到进来这么多人都有些懵。

    不得不说这个张叶心理素质还是非常强大的,面对这种情况竟然没有丝毫的慌乱,依旧在淡定的做着实验。

    陈老走到他的面前,他举起手里的拐杖,真的想狠狠的敲打下去,自己把他当做最后的徒弟,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他,这么信任的一个人,竟然成了个叛徒。

    看着眼前的陈老,张叶此时还在装傻,“师父,你这是干什么?”

    “你别叫我师父,我没你这个徒弟,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在大家一脸疑惑目光当中,秦渊让李二牛先把张叶单独带下去,至于实验室里面的所有人全部都得接受审查,这可是一个非常大的工作。

    就算来到了审查室,张叶依旧是那副淡定的表情,因为他觉得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和外面的组织都已经联系了三年之久,一直都没有人发现。

    直到秦渊拿出他的笔记本电脑,他心里才有一些些慌张,但是他觉得对方肯定做不到的,然而下一秒秦渊就把证据罗列出来了。

    “我没想到你到这个时候还死不悔改,如果刚才你的态度稍微好一些,那我可能会考虑让你的处分再稍微缓解一些,但是你依旧是这副态度,没办法啊。”

    张叶听到这里,他不清楚秦渊到底是掌握了什么证据,只是疑惑的抬起头,“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这些年我一直忠心耿耿的在研究所从未做出什么事情,如果有的话,那就是别人陷害我。”

    秦渊看这家伙,真的是诠释了一句死鸭子嘴硬都到这种情况了,还这样说。

    他直接把自己破译的电脑转过去面对张叶,“既然你说是别人陷害你,那这电脑是你的吧?这里面的聊天记录还有你们的沟通复制记录是怎么回事?”

    张叶看到这里瞪大了双眼,他满脸不敢相信,这绝对不可能,所有的记录他都删除的干干净净,绝对不可能发生,他做事情是非常谨慎的。

    “你也别抱有侥幸心理了,我知道和你联系的人是谁,不就是吴斌吗?你觉得我们拿了家伙没办法,早就已经被我消灭了。”

    这一下张叶不淡定了,他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你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现在在听他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反正大概的情况秦渊已经知道了,他们新建立了一个快传软件,然后把研究院的数据悄悄的传输出去。

    在传输的过程中会通过研究院的防火墙,但是张叶利用他的技术成功的穿过防火墙,并没有触发任何警报。

    所以他就这样悄无声息,每一次都把研究院的数据传输到境外那边,然后来获取利益。

    半个小时以后,张叶已经完全交代,他和进去之前的状态判若两人,此时的他垂头上去仿佛半个小时就已经苍老了十几岁。

    之所以听到吴斌在外面已经被消灭的消息,这是因为吴斌答应过他,只要他在传输两年的数据,就把他接到境外那边,那边他们建立单独的实验室,专门来搞枪支研究。

    而咱也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尽量把数据全部传输过去,而这个张叶也留了一手,他没有把最核心的数据传输过去,担心会被抛弃,而这最核心的数据就是之前秦渊研发出来的那批武器。

    而且在这整个过程中,吴斌总共朝张叶的账户上打了1800万,也是这些钱彻底改变了他。

    当张叶出来的时候,看到了头发花白的陈老,陈老对他的眼神当中满是失望,还有怨恨。

    “我真的想不通,你为了钱就可以这样做,如果你把那些核心数据交出去,那我们岂不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了?你知道现在外面的形势是什么样的吗?”

    “对不起……”

    现在他除了说这三个字,其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确实没有脸在面对自己的师父,院的其他人员都对专业指指点点的,正好借着这个机会,秦渊也是想让其他人能有个警示作用。

    这次如果不是被他们意外发现,那不知道还会有多少数据源源不断的泄露出去,为了安全起见,秦渊还单独修建了新的防火墙,这一次任何数据一旦从这里传输出去都会触发警报。

    他把安全级别已经达到了最高,临走的时候,陈老非常愧疚,“我真是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我们整个研究院都要以他为耻辱,我会好好的和他们增强警示教育的。”

    “还是得让大家在面对诱惑的时候不能有所动摇,否则大家的辛苦就全白费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