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芳大胆艺术_痛

时间:2021-02-08 10:18:22编辑:博弈
雪小禅
女人年轻时总爱问男人到底有多爱她,还要男人一而再再而三地说“我爱你”三个字,永远地不厌其烦。那是他们最相爱的时候,男人总是笑着一遍遍地说,虽然知道有点酸,还是说了,谁让自己爱她呢。女人以为那些山盟海誓一定是真的,男人说没有她一刻也活不成,说得情真意切,分分秒秒都嫌时间过得太快,有一点点倦也是身心的一点点疲惫,内心却是火热的,恨不得一时三刻两个人总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然而两个人最终却没有在一起,不用说什么理由,缘分尽了总有它自己的理由吧,原来爱只是燃着的火焰,当激情过去后,剩下的是一堆灰烬,冷冷的,又黑又难看,让人以为爱过的那一幕绚烂得有些虚空,有些像电影中的一些镜头。
她以为她会很痛,没有他后会痛不欲生寸步难行,但她一样过来了,一样地结了婚,并没有像当初说的一样,没了他她会死掉,她没有死掉,但是她知道她的心已经死了,心如槁木,不能再爱了。甚至不知道痛是什么,从离开他的那一天起,她没有再听过那些爱来爱去的歌曲,爱是不必唱出来的,痛到说不出的时候是无法用语言表达出来的。
后来的一天,他和她偶然在街头遇到了。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孩子,是她回老家过春节,同学们说她回来要热闹热闹,但她一直没有答应,怕他也去。但还是遇上了,在喧哗的人来人往的街头,时光像停住了一样,他们像两个外星人一样站了好久,那个男人的额上有了细细的纹路,她知道在他眼中她也老了,都已经三十岁了,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呢?
是她先伸出了手,然后静静地笑了,这个笑是自然的、恬静的,像她多年前和他在一起是一样的。他却始终不曾伸出手来,而是怔怔地看着她,她的孩子摇着她的手,她大声告诉孩子,叫舅舅。男人答应了,转身带着孩子走了,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男人刚一转身她的泪就下来了,在那样一个人潮如织的街头,在那样一个充满了喜庆气息的节日,她的孩子说,妈妈,你怎么了?她只是说,风眯了眼。于是她往前走,迎着冷风,她知道这是她最痛的时候,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那个男人热情地和她握了手该多好啊,至少证明他不再把爱情当成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东西,至少证明他也提得起放得下啊。可是他的不语、他的僵持让她心痛。原来,最痛的不是回忆两个人在一起的那段甜蜜时光,不是重复想起那些山盟海誓的誓言,而是见面后无语凝视的瞬间,千言万语无从说起,却又有百般滋味在心头,爱到最痛一定是没有言语可以表达的。
爱情说穿就是和自己的战争,一个去挣脱,一个去拦,挣脱出去就是一只蜕变的蝴蝶,出不去就是一只茧,在一些偶尔和和他有关的天气、事物或者一个小小的暗示中黯然神伤,甚至在一些偶尔翻看他情书的刹那,想把一个电话打给他,告诉他她对往事的追忆。
心灵札记
爱情是永远的主题,在文字中,在生活中。最初的爱情,往往是神秘的,美好的,让人留恋的。当激情渐渐退却,当生活回到生老病死,柴米油盐,爱情就只剩下亲情了。当世事变迁,多年前的恋人再度相见,除了无语凝视,千般滋味在心头,还能如何呢?所以,相爱时请彼此珍惜,爱过之后请坦然相对。(范小雅)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org/bencandy-52-167954-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org 茂鑫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