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袜美腿_做两个相交的圆

时间:2021-02-07 10:18:30编辑:博弈
做两个相交的圆
结婚时,我们不懂得爱
米歇尔·斯图尔特
现在,迈克随时都可能出现,来接孩子们出去和他一同度周末。
我们已经离婚7年了。彼此仍然以礼相待,不过,那完全是为了我们的儿子约翰尼和卡梅伦,而且,我也不后悔。自离婚后我已经改变了许多,不过,我当然不会愚蠢到希望一切都回到过去,像当初青涩时代的我俩一样昏头昏脑地坠入情网。
我是在高中时认识迈克的。许多年过去了,直到现在,我还能回忆起那份纯真的感情。于是,我们在1990年结了婚。婚礼非常隆重豪华,是我一直梦想的那种,随后的舞会也尽善尽美,我真不愿意让它结束。
用不了多久,现实生活就让我认识到舞会已经结束了。婚后的生活与我的想象相差太远。我喜欢交际,爱在人前出风头,喜欢吸引众人的目光。我想,我还这么年轻,干吗一天到晚呆在家里?后来,我们有了两个儿子,他们相差两岁。这时,我又有重大发现:我简直就不适合当一个全职母亲。
我告诉迈克,我想走出家门,进入社会。我在银行找了一份工作。结交了大批新朋友。工作之余,我常和朋友们在一起度过,回家越来越晚。
这样一来,迈克逐渐不高兴起来。一天夜里,他终于措辞激烈地向我抗议了。迈克不是一个经常发脾气的人,但那次,他毫不克制地发泄了自己的不满。当然我也不甘认输,便与他争吵起来。最后他叫道:“你是嫉妒我的家庭环境!你根本就是害怕婚姻!”被他这么一吼,我一下子惊呆了。我知道,迈克在一个充满着善良、宽容、支持和爱的家庭里长大。而父亲在我9岁时去世后,我就从没有在家里找到稳定的感觉。即使在母亲又重新结婚后,我仍然没有安全感,而迈克的境遇与我大相径庭。他为人很稳重低调,这些会不会是首先吸引了我的因素?“也许我是嫉妒,也许我是害怕,迈克,我还是要出去。”我冲出了家门。
我们交谈得越来越少,争吵得越来越多,最后闹得各睡一房。一天,迈克要出差,一走要好几天才回来。我顿时感到自由无比,就像回到了十几岁,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地淘气。我自由了。他出差的第二天,从住的宾馆给我来电话,简单地交谈了几句,“已经无话可说了。”我心里只有这个想法。
“我想念你,米歇尔。”他说。
我心中突然充满了愤怒,一种可怕的情绪慑服了我。自从迈克指责我害怕婚姻以来,这种情绪就一直充斥在心,越来越强烈。“我才不在乎呢,迈克。”我告诉他,“我更不在乎你。我要离婚。”
迈克当即开车回了家。但是,他不能说服我放弃心里的打算。几周后,我们坐在厨房里,迈克开了一张单子,上面写着“他的”和“她的”。我们把所有的东西都列出来,他完全平等地分成了两份。自始至终都非常有条理,非常负责。这就是我的迈克。我心中一阵内疚,但很快便把它压下去了。我已经下过决心,这么做绝不后悔。我在1996年搬了出去。一年后,离婚判决下来了。我们对儿子拥有共同的监护权。再见面时,我们彼此之间很有节制,很有礼貌。
后来我加倍地努力工作,在孩子们眼里,我是一个很好的妈妈。虽然有时在更深人静时,孤独和疲惫会不期而至,我挥挥手,把它们压下去,还是保持着活跃的社交活动。毕竟,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的生活,难道不是吗?可是,乐趣在哪里?
一天晚上,我想起过去的一切,禁不住想为迈克祈祷。毕竟,他是那么一个好人。我祈求上帝,让他找到一个好妻子,一个值得他爱的妻子,一个会照顾他和孩子的好妻子。每天晚上,我都为他祈祷,这么做,似乎能将生活中的那一段对自己也有个清楚的交代。现在,我的心渐渐归于平静。
门铃响了,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回来,迈克来接孩子了。“我想和你谈点事。”他说。
我把他让进了房间。
我们就坐在那里对视着,良久。“什么事,迈克?”我心里想。最后,他开口说话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最近我一直在祈祷。求上帝让我找到一个好妻子。然后,我向牧师谈了我的想法。”
“啊,迈克,我一直在为你祈祷同一件事。”
“但是先听我的牧师怎么说的。”他继续说,“他认为我应该问你,你是否愿意,如果你愿意考虑,我们也许可以……复婚。”
最后两个字说得如此之轻,我几乎听不见。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冲口而出:“0K,让我考虑考虑。”
我如约见了迈克的牧师。
迈克和我都带着过去婚姻留下的伤疤,与一个智慧的、客观的心理咨询师谈话,这对我们极有帮助。“你们俩愿意重新约会吗?”他问我们,“我说的约会是没有亲密关系的,没有身体接触的交往,甚至连手都不拉的交往。”我们同意。
那些“约会”持续了6个月。我感觉又回到了十多岁时的初恋时光,为能和如此优秀的男人交往而欣喜不已。迈克还是那样沉稳,低调,令人信赖。他还是那个我多年前爱上的男人。我觉得自己又重新迷恋上了他。但是,不知他对我的看法怎样?
心理咨询的最后一步,是要求我们给对方写感谢信。我们必须坐下来,写对方值得我们感谢的事,不能写出负面意见。我们被要求大声地把感谢信念出来,然后在一起祈祷。这就是我们下一次约会的内容。
下次约会的时间到了,迈克来到了我的住处。我从窗户里看见他手里拿着一封信。进了房间后,他席地而坐,我也学他的样随即在地板上坐下。儿子们则坐在沙发上,他们也是这个仪式的参与者。
“我先说吧,”我说,“亲爱的迈克,”我开始了。我根本不用看稿纸,我已经能背下来了,“我真的非常感谢你。你为了养育我们的儿子不辞辛劳。我不知道我能在这世上活多久,但是不管能活多久,我想和你一道度过一生。”
迈克开始读他的信:“亲爱的米歇尔,”信是这样开头的,“你是我爱过的惟一女人……”他还在继续着,说实话,根本不必再念下去了。后来,他拉起了我的手,这是7年中的第一次。迈克的手坚定而真实地握着我的手:“上帝,请帮助我们重新理解对方吧!”他祈祷着。我闭上了眼睛。
正在这时,我感到另外两只手放在了我们的手上。我睁开眼睛,看见了约翰尼和卡梅伦的小手,卡梅伦的手上还有一点没有洗掉的花生酱。直到今天,一闻到花生酱的味道,就让我想起了我们一家子手握在一起的那一刻。“米歇尔,你愿意嫁给我吗?再嫁一次?”迈克问。
“是的,我愿意,”我迫不及待地说,“我愿意。”但是,这次我清楚地知道我将面临的生活。我所需要的东西,并不存在于那些在酒吧和舞会上度过的夜晚里。不,我所需要的东西一直在这里,它是温馨的家,是爱的港湾,是和迈克与儿子们一道分享的、平凡的家庭生活。
心灵札记
婚姻是围城,外面的人想进去,里面的人想出来,这是多年前钱钟书老先生说的。这则故事再一次印证了男人和女人们的这种心理。当你拥有的时候,你会因为距离的拉近,因为神秘和美感的破坏,不好好珍惜,可是一旦失去,你又无限怀念和向往。这是人性中最真实的一面,也是很致命的一点。愿每个人在这样的时候,保持清醒的头脑,懂得规避,懂得取舍,懂得珍爱。(范小雅)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org/bencandy-52-167951-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org 茂鑫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