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可尽的弄我们娘俩_丝袜良家

时间:2020-06-29 22:20:43编辑:博弈
    黑沈沈的夜里,我一手拿枪,一手提着密码箱,如同丧家之犬般亡命逃窜着。
    鞋底已经磨破,领带歪歪斜斜被扯到一边,西装不知被扔到哪了,油光闪亮的头发乱蓬蓬的散着,背心上的汗水,湿了又乾,乾了又湿。
    真想不到,我,叱吒黑道十数年、南华帮的人堂堂主——毒蛇,也会有这么狼狈的一天。
    脚上起了一个个又红又肿的血泡,每一次的迈步,都会传来钻心的疼痛。而手上沈甸甸的密码箱,使我酸麻的手臂早已不堪重负。
    我,快支持不住了。疲惫不堪的身体透支得厉害,全凭自己在十几年黑道生涯中,磨练得比钢铁还坚硬的意志支撑,才不至於崩溃。
    不,我绝不能倒下!盯向手中的黑皮箱,里面,装着老大亲手交给我的几十万美钞。一旦出事,辜负了老大的信任不说,这十几年的刀头舐血出生入死,恐怕也要就此重新归零。
    一念及此,我奋起仅存的力量,跌跌撞撞继续向前奔去。
    身后,不断隐隐约约传来各种嘈杂的叫声、追赶声,以及……枪声。
    今天随我出来的兄弟,不知能有几个逃出生天呢?
    我握紧了手中的左轮,真想转头去大杀一场。
    妈的!如此缜密的毒品交易,到底是哪里走了风?
    实在不敢回想起几个小时前的情形,正在和毒枭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时候,成群的条子忽然从天而降,我们情急拔枪乱射,漫天的流弹飞舞,多少跟随自己多年的兄弟一个个倒下,呻吟声、惨叫声,交杂着满地的鲜血,纵然是在刀光剑影中长大的我,也不禁为之心中发毛。
    看准了一个空挡,我终於夥同几个手下趁乱逃出。可哪曾想到,周边也佈满了条子的埋伏。
    不能给对方围歼的机会,我们於是分散逃开。凭着在无数大小战斗中培养出的野兽般的直觉,我专门拣一些狭窄幽深的小巷逃窜,一次次将条子甩开,直到现在,再也提聚不起一丝力量……
    真的……走不动了吗?难道说,我毒蛇一世英名,就要这样栽到条子手上?我惨笑着,喘着粗气,躲在这条幽暗小巷的角落阴影中,死命拍打着自己麻木的双腿。
    远处遥遥传来人声,我屏住气息,将大口径左轮手枪提到胸前。
    该死的条子,你既然一定要逼得我走投无路,那老子就跟你同归於尽!
    脚步声慢慢走近,伴随着一道柔和好听的女声在不住低喃:宝宝别哭,吃了医生伯伯开的药,已经没事了……
    以后别这样吓妈咪了好吗?爸比又不在,妈咪刚才差点被你吓死……
    宝宝睡觉觉,明天一起床,什么都好了……
    条子到底在搞什么鬼?我皱着眉头,眯着眼睛,就着昏暗的街灯,隐隐看见一个年轻的少妇,怀中好像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孩,从我面前匆匆走过,停在不远处的一间房屋门口。
    好了,宝宝乖乖,我们终於回家了……
    趁她正开锁的时候,就着黑暗无光的墙壁,我小心翼翼的向她靠近。
    阿阳,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幸好今天没用到防狼喷剂……打开大门,少妇一面关门,一面轻声抱怨着什么。
    眼看门口只剩下一丝缝隙,我急忙抢上前,一脚抵住门缝,然后便在少妇的惊叫声中,破门而入。
    你是什么人?
    我不言,阴沈着脸,用枪指住她,反手用力带上了房门,并锁上插销。
    看见那只黑洞洞的枪口,她顿时一阵哆嗦,搂紧怀中的婴孩,道:你……你要干什么?
    我阴阴一笑:老子漏了风,要借你这里躲一躲。
    你是逃犯?她脸色发白的问。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org/bencandy-52-167462-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org 茂鑫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