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小娇妻_销魂姐姐

时间:2020-06-29 19:31:30编辑:博弈
    我的家只有三个人,都不是什麼帅哥美女型,很平凡,爸爸杨逸民44岁,开了一家电子公司,妈咪伍慧玟39岁,家庭主妇,我,杨志强19岁,x大体育系二年级学生。「爸爸死了」那是快过年时,一场车祸夺走了父亲的生命。办完丧事,妈妈要我搬回家裡住,因為家裡只剩下她一个人,她会怕,父亲还在时,一切有爸爸还能安抚著妈妈,而且妈咪是很胆小的人,打雷、停电、地震经常吓得躲在爸爸或我臂窝裡接受我们的保护。妈咪生也很乐观,很天真,爱撒娇,有时又像小孩子,爱玩,小时候经常会与我一起玩家家酒跟其他游玩戏耍。因為我还在求学,妈妈也无法继续经营爸爸的公司,只得请会计师结算后卖给别人经营,好在公司还有前途,因此换得不少钱留给我们母子。我家是住在台北东区一栋大楼,约100坪,五个房间,很宽敞,本来爸爸在时有僱请一位佣人张妈,爸爸走后,张妈也因家裡有事而离开。过完年,我也开学了,日子过得很平静,很快就过了一年多。有一天晚上七点左右回到家。「妈,我回来了。」奇怪,客厅没人,灯也没亮,晚餐也没做,妈去那裡了。妈很少出门,她很胆小,上街、过马路都要挽著我的手,可以说除了每週我陪她到超市买菜购物以外,她不会一个人出门逛街的,如果与亲戚朋友出门也应该会留纸条才对。我敲了一敲妈咪房门。「小强」一声沙哑的叫声出自妈咪床上。「妈,我回来了。」我走入妈妈房间,「怎麼不开灯」我开了灯。妈咪躺卧在床上,盖著被子,我走上前只见妈妈脸庞发红,眼框含泪的伸手叫道:「小强。咳。咳」「妈咪,别哭,别哭,你怎麼了」我抓住妈的手,了妈咪额头,好烫。
    「唉呀,好烫,妈,你发烧了又在咳嗽,有去给医生看吗」「没有咳。我在等你回来。可是。天。咳越来越。暗了。你都没有。回来。我好怕喔」妈咪沙哑地断断序序地抽搐著。「对不起,妈,今天学校刚好有一点事,稍微晚了,别怕,小强现在回来了,小强带你去给医生看,你能起来吗」「小强,我口渴。」我赶快倒了一杯温开水,将软棉棉的妈咪托起上半身来餵她喝开水,我发现妈咪穿著一件宽鬆的t恤,没有穿内衣,全身流汗发烫。「你可以起来穿衣服吗你要穿那一件」我掀开棉被要妈咪下床,我才看到妈咪只穿一件浅粉色小三角裤。ohgo虽然从小到大,我看过妈咪穿三角裤不下数十次,但是当初年纪还小,而且是偷瞄,像今天这样近距离的情形,还没有过,妈咪那白浙浙的大腿,白裡透红,三角裤底那高高的阜,像一个馒头似的,年轻的我,怎受得了这刺激,裤襠下的巴立刻起了变化,好在妈咪闭著眼本没有发现,我从妈妈衣橱拿来一条裙子胡乱地帮妈妈穿上,又拿了一件夹克帮妈咪穿上,赶紧喝了一杯冰水消消生理上的欲火,我扶著妈咪搭电梯下到地下室,帮妈咪移到车内,我开车直驶仁爱医院急诊室。医生检查后诊断為急肺炎,需住院观察,為了清静,我要了一间单人房,办好手续,立刻在福利社买了一些日用品,妈妈在点滴注中被推进病房,我坐在病床边,看著妈咪,妈妈有时还转头看我是否还在,妈妈自爸爸走后变得更胆小了,以前爸爸在时,都是爸爸在照顾妈妈,偶而也会向我撒娇,如今妈妈只要稍稍不舒服,或紧张就哭了,妈妈真的越来越像小孩子了。约一小时吧,妈妈哼著道:「小强,我想尿尿」「哦,我去叫护士小姐来帮忙」我起身转头準备出门叫护士小姐。「不要啦,你扶我起来。」我扶著妈咪起身,穿起我刚买的拖鞋,我一面推著点滴一面扶著妈妈进厕所,来到马桶前,妈妈用手捞起裙子小声道:「小强,帮。妈咪脱下。裤子」妈咪小声地使我几乎听不到妈妈说什麼了,而且我以為我听错了,我看著妈妈。
    「小强,快呀,妈咪快尿出来了。」妈咪红著脸催促著。我双手从妈咪的腰两侧拉下妈妈的小三角裤,喔,那白白的屁股,真想咬它一口,妈妈缓缓转过身来,那妈咪的屄正对著我,鼓鼓的阜毛不多,很整齐,稀稀疏疏地很乾净,看起来很舒服,我看得血脉奋张,巴早已竖起旗桿,好想进那个屄洞,尤其中间一条缝,依稀可以看到小唇,我為了自己遮羞巴裤襠凸起,我赶忙弯腰扶著妈咪坐在马桶上,妈咪好像很害羞但又好像蛮自然地,在「浙沥浙沥」之中,我拿了两张卫生纸给妈,妈咪抬头看了一下我娇羞接手拿去伸手擦尿,準备站起来时,突然看到我巴鼓起的裤襠,妈妈眼睛一闭脚都软了。「小强,我咳站不起来。」妈咪呼吸急促地道。「来,我抱你,但你要推著点滴哦。」因為妈妈站不起来,所以还没有拉上三角裤,我想反正是单人房没有别人,伸手捞起妈咪双腿,走出厕所,我的巴则在妈咪屁股上。妈咪伸手拉著我,深怕我会跑掉似的。「我会在这裡,不要怕。」我安慰著妈妈,顺手熄了灯,深深吐了一口气,抓著发胀的巴,我瘫坐在陪伴椅上,我们都听得到彼此的心跳声。
    良久欲火渐熄。「咳咳」「妈,要不要喝开水我去倒。」「哦,好」我在病房外倒了一纸杯温热的开水进来,扶起妈妈上身餵开水,护士小姐进来拔掉注完的点滴。我本来想请陪伴看护,可是妈妈不要,我只好请同学帮我请两天假,经过两天的住院,妈咪已逐渐康复,经过我们要求,医生终於同意妈妈出院,但需随时回诊。回到家,第一件事:洗澡。我整整三天未好好洗澡,浑身发痒,我想妈咪也应该差不多,因為都是由我帮她抹澡,说句白一点,我们都浑身难过得很。回到家,一进房门,将妈妈扶坐下来:「妈,你不要太劳累哦,我帮你放水。」我走到妈妈浴室放热水及日本带回的温泉粉,妈妈的浴室是按摩浴缸,必须先放满水,这时妈咪拿了换洗的衣服后走进浴室说:「小强,你要不要跟妈咪在这裡一起洗」「喔,我去拿衣服。」我差不多有七、八年没有跟妈咪一起洗澡了,想不到妈咪要跟我一起洗澡,我高兴地跑回房间去拿换洗衣服。回到妈咪浴室已看到妈妈早就脱了衣服只穿三角裤在洗头,妈咪虽然不是很漂亮,但笑容很好,让人见了就会喜欢上她,全身白净净地,两个房很丰满,也许是快40的人,有一点下垂,葡萄色的头,喔,那我曾经吸吮的ㄋㄟㄋㄟ,又在我眼前随著妈咪洗头而抖动,我巴又开始不安份起来,為了掩饰丑态,匆匆洗完头后,赶快跑进按摩浴缸让水花及温泉色掩饰竖起的巴。妈咪擦乾头髮,也很自然地脱下三角裤跨入按摩浴缸道:「来,我帮你擦背。」「妈咪,你还没有完全康复,你就泡在浴缸裡,别起来,等一下又受风寒,那会要人命的耶。」我一面抹沐浴一面说。「反正有你会照顾我。」妈咪翘著嘴撒娇地说。妈咪就是这样可爱,好像把我当爸爸了,我实在不太敢想像,我不知道什麼时候会受不了这引诱,她完全没有忌讳,现在妈咪和我的亲蜜程度,差别只是我的巴还没有入她的屄而已。「妈咪,我绝对会照顾你,但你也要乖,听话,小强才会喜欢你啊。」我看她撒娇,只得哄她。「那你等一下帮我搓背。」按摩浴缸的水花及温泉色掩饰了彼此的体,很快的我们都出汗了,妈妈闭著眼,泛红的脸庞,嘴唇都红得水亮,我真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org/bencandy-52-167439-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org 茂鑫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