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着龙根停了进去_只是纯洁的晨勃

时间:2020-06-08 01:08:10编辑:博弈
“站住,别跑啊!”何翠还在叫唤着。
“何翠,你是不是遇到小偷了?”就在这时,不知道从池塘的哪一边,竟然又响起了一道中年妇女的声音。
何翠一听脸色微变,赶紧改口道:“是程辉那个小兔崽子,敢偷看我洗/澡,哎呦,我不能活了。”
“哎呦,这个小色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去让你家那口子好好教训他。”
……
另一边,萧泽也远远的就听到了那叫喊声,脸色难看起来,等程辉跑到自己跟前,两人立刻灰溜溜的就往家跑。
“我就说已经离的很近了,不能再靠前了,你非要去,这次被逮着了吧。”
“咋办啊小泽哥?”程辉明显也有些慌了。
“怎么办,最好何翠别跟冯彪说,不然冯彪肯定会来找我们麻烦。”以冯彪的嚣张架势,若是让他知道有人敢偷看他老婆洗/澡,那还了得。
“这两天你在我家混吧,万一冯彪真敢找麻烦,我保护你。”萧泽拍着胸脯道,以前自己怕冯彪,不过现在可不怕,如今的萧泽,什么都不会,就会打架。
“没事小泽哥,被人偷看洗/澡,说出去那何翠名声也不好,我估计他不会。”程辉倒是很讲义气,毕竟在程辉眼里,萧泽也就是比自己大一点的小孩,这事把他也扯上,只会连累,而且,偷看女人洗/澡被逮着,这对名声是不好啊。但是同样,一个女人被别人给偷看了,说出去也不好听啊,尤其是让家里的汉子知道了,指不定吵架的时候会说什么呢。
“那行,反正咱们两家离的近,有什么事随时找我。”萧泽也没多想。
等到萧泽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半多了。在家就是这点不好,没有电脑,想上个网打游戏都不行。也没有dvd机,不然在大街上买个盗版黄/色光盘也能打发一下时间啊。
把电视换了两圈,实在没有自己感兴趣的电视,萧泽也就索然无味的睡觉了。
“砰砰砰……”
第二天一大早,萧泽就被急促的敲门声给敲醒了。
“谁啊,大清早的吵人美梦,小心得阳痿。”本来不想搭理的,被敲的实在睡不下了,萧泽只能一脸郁闷的爬了起来。
“你个小冤家,婶可得不了阳痿呦。”门刚刚打开,还没看到人,就听到了王雪凤那风骚露骨的声音,随着一缕清风从门缝吹进房间,萧泽也闻到了一股女人身体上的香水味。
再一看,只见王雪凤明显是刻意的打扮了一下才出门的,脸上并不算浓重的妆将她本来就白/皙/靓/丽的脸蛋装扮的更加诱人,那浅浅的黑色眼影更是平添了几分妩/媚与风/骚,当然,王雪凤最吸引萧泽的,还是她那一对暴/露了一半的豪ru,在黑色小短衫的半遮半掩之下,里面深深地沟壑,引的男人目光深入进去,便再也不舍得拔出来。依旧的超短裙,依旧白皙迁徙的大腿,虽然已是少妇,不过因为没有生过孩子,王雪凤的身材绝对丰满而不算臃肿。
屁股和胸,该凸的凸该翘的翘,那小腹虽然不能严格说一点赘肉没有,但绝对很平坦了。这样的风骚女人,也难怪村里无数爷们天天想操。
“雪凤婶,原来是啊,我还以为是程辉呢。”萧泽色眯眯的盯着王雪凤的那对暴/露在外的ru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不过他说的也是大实话,自己家算是比较穷的了,邻里邻居的没多少特意深交的,再加上父母都不在家,平时也就程辉这个跟自己从小玩到大的狐朋狗友找,
“婶找你可是有正事哦。”王雪凤美目在萧泽的身上扫了扫,最后目光停留在萧泽的小/弟上,顿时脸色微变,感觉身体有些发热了。因为萧泽刚睡醒,就只穿着一条内裤,而且这时候,那里面的家伙正兴奋的顶成一个巨大的小帐篷。
看到这小帐篷,王雪凤顿时有响起了萧泽的好了。
“什么事啊?”萧泽坏坏一笑,“是不是要我草你的正事啊?”
萧泽正是年轻的时候,欲/火无穷无尽,如今看到王雪凤打扮的这么风/骚来找自己,不是欠/操是什么?王雪凤可比那什么何翠漂亮多了,草这样的女人,萧泽可不含糊。
“小色鬼,在外头说这话,你也不怕外人听到了,婶在村里可是有脸的人。”王雪凤一听,嗔怪的等了萧泽一眼,赶紧推门走进萧泽的房间。
萧泽感觉王雪凤是做贼心虚,自己家比较偏僻,平时也没人来这里串门,就这声音,谁听得到?
将房门关上,整间屋子里面只有自己和萧泽两人,王雪凤这才大胆起来,坐在萧泽的床边,将一条**搭在另一条**之上,让那美丽诱人的长腿更加清晰的展现在男人面前,王雪凤对着萧泽妩媚的笑道:“小色鬼,整天就想着操婶,我一看你下面的坏东西这么大,就知道你脑子里准没好……”
“婶,哪有啊……”萧泽故作委屈的……也坐在了王雪凤的旁边,手放在王雪凤那白皙的大腿上,来回的摩挲着,很是委屈道,“我对雪凤婶你可是非常尊重的,我这是晨勃。”
说着,萧泽手掌已经硬塞进了王雪凤的双腿中间,开始隔着内/裤抚摸着王雪凤那迷人的下/体.
“晨勃?想操女人就想操女人,还晨勃……”王雪凤脸上一阵鄙夷,大/腿内侧被男人来回摸的,身体也开始渐渐发热了起来。
“婶,床上的事看你什么都懂,原来你来晨勃都不知道啊?”萧泽有些惊讶,看到王雪凤那好奇的表情,更加确定,王雪凤真的不知道了。
“这晨勃是男人都有的现象,一个男人,如果早晨这玩意不能兴奋起来,那可就废了。”说着,萧泽话锋一转,道:“婶,你可别告诉我,猪油叔早晨那玩意勃不起来啊?”
王雪凤默不作声。朱游就是她的那个村委书记老公,不过因为动不动就贪污点村里的粮食补助款等钱,村里的人都叫他猪油,不过两个名字叫声一样,也分不出来。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org/bencandy-52-167429-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org 茂鑫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