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乖乖让我疼_事有凑巧

时间:2020-03-14 11:49:49编辑:博弈

    唐川在清朗的月光照耀下把王香草抱了起来,对面的王香草鼻息可闻,他可没有冒冒失失的上来就干啥,而是等待着王香草的反应。王香草不说是个贞洁烈女吧,但这么多年守活寡,却没有任何的出轨行为,唐川知道这事儿必须她愿意才行!

    

    王香草没有叫,也没有喊,更没有朝唐川的脸上吐唾沫,只是站着不动也不吭声,随后就发出一声呢喃似地叹息!

    

    

    

    川,你学坏了!

    

    唐川正待想要解释两句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依然硬挺的那话儿,被一只柔软的小手抓住了,拉着他向近处的一块被大山遮住的黑暗平地走去,唐川的心在胸膛里突突狂跳,双腿有些发颤,嗓子眼里不自觉的发出一阵阵咕咕的好像鸽子喝水的声音,脑子里突然一片黑暗,就像是被一面黑se的大旗遮住了天空似的!肌肉在膨胀……

    

    月光从天空中倾泻而下,反she在王香草的眼眸里,王香草的眼神变的那么妖娆,透出两束亮晶晶的光点柔媚动人!随后他就跟着王香草进入了黑漆漆的平地,眼神消失了,却传来了一阵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响声!

    

    川,你会吗?!黑暗中突然传来王香草羞怯的声音!

    

    不,不会!唐川当然不可能老老实实的交代说自己已经睡过好几个女人了,这种事儿对他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所以矢口否认!

    

    你,你比别的男人都好,他,他们都坏……王香草把一根手指按在唐川的嘴唇上,声音低的几乎听不见:川,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吗?因为你,好……

    

    那,婶儿啊,我给你睡了你会委屈的哭嘛!唐川深情的问道!

    

    不哭,我欢喜!王香草的声音柔媚的好像一根鸭绒在掏你的耳朵,唐川手脚控制不住的一阵战栗,这可是他幻想了好几年的美妙身体呀,眼看就要美梦成真了,他怎么可能不激动呢!

    

    婶儿都这么大了,你还跟我……是我睡了你……王香草突然趴在唐川的怀里扑哧一声娇笑,说了这么一句,弄的唐川浑身发痒!

    

    唐川嘻嘻一笑:我喜欢婶儿好多年了呢!

    

    呸,你是想婶儿的光身子好多年了吧,小坏蛋啊……嗯,别瞎摸,这事儿不是那么弄的,这事儿得慢慢来……

    

    说着王香草扬起一只赤棵的胳膊勾住了唐川的脖子,把他丰盈的胸脯紧紧地压贴在他的胸膛上,踮起脚尖往上一纵,准确无误的把那张红的好似樱桃般的带着扑鼻香气的小嘴压在了唐川的嘴唇上,小舌头像一条光溜的小蛇,一下子就撬开了他的嘴巴,钻了进去,把他的舌头吸了出来,衔在嘴里吮咂着,就像是吸吮一块蜜糖,四片火热的嘴唇焦灼的黏在一起,发出啧啧的声音!

    

    奇异的香气越来越浓郁,唐川的胸膛都快被两只温热的大ni子给融化了,不过这会儿王香草上身还带着粉红se的肚兜,唐川的上半身还穿着白se的大背心呢,互相的感觉都没有那么直接!

    

    这货实在是受不了了,此刻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环境,隐隐约约的就看到肚兜的边缘流出了两半个大ni子,白的刺眼,其中一个还顶着粉红se的ni头,就像是卧在窝里探出头来的一只白鸽子!

    

    唐川忘情的吸吮着对方的小舌头,王香草娇笑了一下,拉着他的手来到自己光洁无暇的后背上,示意他解开自己的肚兜,唐川的手碰到一条带子,中间有一个活扣,于是伸手一拉,顺手就把肚兜撕下来扔在了地上,然后脱掉了自己的上衣,把她裸=露的大ni子压在了自己彻底解放的胸膛上……

    

    这两人抱着湿吻了好半天,唐川的大手在王香草的上半身游走了一个遍,开始往她的下半身发展,手伸进了她的裤腰里就被皮带给卡住了,王香草喘着粗气,一把扯掉了皮带,哗的一声,裤子就从她玉立的双腿上掉了下去,掉在了脚面上!

    

    唐川的手就顺着小内裤的裤边伸了进去,摸到了一边黑森林,然后就是一条湿哒哒的已经微微敞开的缝隙,两片柔唇努力的向外鼓出,一颗不安分的小疙瘩正在中间脉搏一样的跳动着,刺激着唐川的手指头!

    

    王香草干涸了好多年,这还是初次的释放自己,那话儿湿的不成样子了,沉醉的眯着眼睛猛地全身一震,纤腰塌陷,前胸上挺,翘臀猛地向后一缩,就好像是遭到了电击一样,重重的哼了一声!大ni子因此而一甩,就好像两只白鸽子突然扑出窝来了!

    

    川,你胡来,这样不行!

    

    咋不行!唐川迷糊的说!

    

    站着不行,要躺着!王香草说着突然一拉唐川,两人一起坐在了草地上,王香草蜷曲了一下身子,双手勾住自己的小内裤,抬起双腿,小内裤迅速的离开了身体,被甩到两米开外去了,然后赤棵棵的躺在草地上,分开了双腿,闭着眼睛,颤抖着声音说:待会儿,轻点……

    

    唐川用嘴巴在她的脸上乱亲,然后就吮吸他的ni子,吃完了左边又是右边,手也没有闲着,在她的小缝中间上下的磨蹭,甚至把一根手指钻进了洞洞里,最后亲吻她的小腹,慢慢地来到了下面……

    

    川,别用嘴,用那话儿!王香草娇吟了一声,雪白的身子一挺,就好像是在岸边扑腾的一条大白鱼!

    

    唐川趴在她的身上喘息了一下,终于忍受不住了,然后一下子冲向了最后的目标……

    

    由于他太激动了,在最后关头的时候居然没有找准地方,一下子弄歪了没进去,王香草急促的扭动着腰身,渴望似的呢喃的叫了一声:川呀……

    

    唐川发疯似的想要进去,猛地分开她两条腿抵住了洞口:婶儿,我爱死你了!

    

    此时此刻只要他用力一挺就能达成目标了,可是就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突然有个女人的尖细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喂,死鬼,去瞧瞧前面那块儿,我咋听见有动静呢,是不是狗趴灰啊!

    

    一个男人说:哪有狗趴灰啊?要趴也得十二月份趴,这会儿天那么热,狗都不来这个,该不会是有人吧!

    

    女人催促男人:你去看看,不去今晚别想……

    

    你个大扫货!男人咕哝了一声,好像非常不情愿的迈动着脚步向这边走了过来,这声音全都被唐川听见了,但是王香草却没有听到,仍然扭动着腰肢,柔软的手臂勾着唐川的脖子求欢!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类似婴儿哺ru的声音!

    

    嘘,婶儿,有人来了!

    

    啊,俺咋没听见,那可咋办!王香草急忙起来穿衣服,她是最在乎名声的,可不希望有任何人直到今天的事儿!再说唐川年纪那么小,如果真被人看到她们俩弄到一起去了,肯定所有人都会说她的不是,没人会指责唐川!

    

    没事儿,他还没过来呢,你赶紧躲进苞米地里,我在这等着,我看也是跑到这里来偷吃的,说不定还有啥意外收获呢!

    

    两人急匆匆的穿好了衣服,然后王香草急忙躲进了苞米地里面去了,就剩下唐川一个人在苞米地旁边装出一副偷苞米的样子,掰了两颗苞米夹在腋下,然后来回的走动!

    

    谁,干啥的!这会儿那个男人已经走到了身边,冲着这边喊了一嗓子!

    

    这一喊不要紧,唐川立即就听清楚了,这不是福祥那小子嘛!这小子是个光棍子,那刚才的那个女人是谁,听刚才的话两人也是过来偷吃的,难道是张婶儿,可是听声音不太像啊,到底是谁呢!

    

    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苞米,唐川心里一阵好笑,暗想自己大不了就是偷苞米,这事儿在村里根本就不是事儿,可是这偷人家老婆就不一样了,我倒要看看这回福祥怎么收场,非吓唬吓唬这老小子不可!

    

    听到半天没有回音,福祥立即就转回头去,走了几步,就对那个女人说:没事儿,根本就没人,我看你是听错了!

    

    那女人说:还是小心点好,你狗ri的黑心鬼就知道干那事儿,万一要是刚插进来就被人给看见了,俺家那口子是啥人你也知道,饶不了你!

    

    福祥嘿嘿一笑:你下面那话儿又香又甜又紧,俺ri了之后就算是死了都值了,别说了快脱衣服,要不一会儿弄不成了!

    

    出息!那女人娇嗔着说:就你急,老娘也好几个月没吃肉了,我们家那个死鬼成天在外面鬼混,老娘下面那条缝都要像伤口一样愈合了,今ri个你要不把老娘弄的舒舒服服的看我不踹你!

    

    呼呼!跟着就是男人和女人喘粗气的声音还有脱衣服的声音!

    

    麻痹的,这可真是天意,怎么就让我碰上了呢!唐川心里一阵好笑,这女人的声音他一听就听出来了,不就是秦天汪的老婆郑兰芝嘛!这娘们今年三十五六了,长了一身白肉,稍微有点偏胖,不过也有点韵味,怎么就跟福祥这货弄到一块去了了,八成是秦天汪成天在外面鬼混,把她给冷落了,熬不住了吧!

    

    唐川赶紧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他的眼力好,借着月光一看,顿时觉得天大的刺激,不远处正有两团白花花的东西在运动着呢!

    

    福祥趴在郑兰芝上面,后者嘴里一直迷迷糊糊娇喘无力的喊:死鬼,用力用力……

    

    哟,两位忙着呢!唐川突然迈开大步走了过去,嘴里叼着一根草棍,站在两人身边,嘿嘿的笑着说!

    

>>>>全文在线阅读<<<<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org/bencandy-52-167264-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org 茂鑫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