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点啊好大好软奶好涨_解睡裙的纽扣

时间:2020-01-31 21:42:28编辑:博弈

我又看向监控,之间姚婷已经把手机放下了,躺在床上。躺了一会,姚婷居然伸手把裤子脱了下来,双腿夹得紧紧的,一手在下面动作,另外一只手开始揉搓起自己的胸来。


姚婷动作很轻,似乎是怕吵醒了王率,极力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我看着屏幕上的画面,一时间激动不已。


眼看着姚婷越来越兴起,我突然冒出一个念头,拿出手机给她发消息。


“你在干嘛?”


本想就这么调戏她一下,没想姚婷做得太忘我了,根本没有注意到消息。


这事只能作罢,只是看着正在自我调节的姚婷,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火热,手不自觉的就伸进了裤子里面。


姚婷啊姚婷,这时候你在我身边该有多好。


姚婷及其小心的扭动着身体,脸上的表情痛苦而享受,她肆意揉搓着自己的胸,变换着各种形状,看得我一阵口干舌燥。


我实在受不了,也跟着她的动作自我安慰起来。


姚婷已经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面无法自拔,随着时间的推移,速度越来越快。而我也一样加快速度,幻想着把姚婷按在身下疯狂输出,虽然隔着屏幕,但是此刻我确是懂她的。


最后,姚婷终于忍不住了,两腿突然张开,绷起了身体,那场面真是看得让人心旷神怡。


而我也走到了最后的阶段,就快坚持不住了。


但是就在这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房东先生,你睡了吗?”


居然是张雅的声音!


突然的一刺激,瞬间让我绷不住了!


而就是在这时候,门直接被打开了,张雅直接走了进来,但是刚走进一步就愣在原地,睁大眼睛看着我。


我刚冲刺完,还没疲软,雄赳赳气昂昂的正对着她。


张雅直接傻眼了,目瞪口呆的看了好几秒,这才一下反应过来:“你居然在......”


我现在心情当真恶劣,赶紧遮住,恶狠狠的看着她:“知道了还不过给我出去!”


张雅顿时羞红,但是却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你一个大男人害羞什么,我都没害羞,那么大的,给我看两眼怎么了?”


我现在心情当真是恶劣极了,一撒手就豁出去了:“看吧!让你看个够!”


这些张雅就是再开放也有些绷不住了,脸色顿时通红,面红耳赤的两步跑开,门都不给我关上。


我长舒了一口气,赶紧收拾了一下。


收拾完毕,自己套上个大裤衩子,之后才走出去。


走到客厅,正看见张雅在玩手机,还能看到上面联系人正是姚婷。


“你跟姚婷说什么呢?”


张雅见是我,脸色微红,也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做这种事不知道关门吗?”


我顿时叹了口气:“以前我一个人住关什么门?只不过你现在搬来了我还不习惯。”


张雅脸色再度一红,冷哼一声:“我把你的事都告诉姚婷了,让你提防你这个变态。”


我倒是有些哭笑不得:“我怎么变态了,要看也是你自己要求看的好不好?还告诉姚婷,那她说什么了?”


张雅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她说这是男人本身的需求,找不到释放的机会,只能用这种方法满足自己,女人也一样。真是奇怪了,姚婷居然会向着你。”


想起刚才姚婷也在自我安慰,我顿时笑了起来,她显然是理解我的,我们都一样。


张雅眼睛转了一下,突然开口:“你刚才把我吓到了,你是不是该补偿一下我?”


我直接没好气到:“你还把我吓到了,你怎么不补偿我?”


张雅冷哼一声:“我不管,反正你吓到我了。”


我真是对着姑娘没招了:“那你说,要怎么补偿你?”


“本来我想找你出去吃夜宵的,这样吧,陪我去吃夜宵,你请客,我就原谅你。”张雅笑眯眯的说道。


我还以为是什么苛刻的要求,听张雅这么说,便笑道:“那行,没问题,不过等我先洗把澡。”洗完澡就和张雅一起下楼吃夜宵。


我们选了一家烧烤店,张雅还点了几瓶啤酒,说道:“吃烧烤哪能不喝酒,对不对”


我们边吃边聊,不一会已经将刚才发生的事抛诸脑后。


我忍不住问道:“你晚上去酒吧上班了?”


“是呀,怎么了”张雅吃着烤肉串。


“这么早就回来了”


“又不用唱一夜,每晚两个多小时,就可以下班了。”张雅笑着问道:“你想不想去我工作的酒吧看看,顺便听听我唱的歌”


“没兴趣。”我撇了撇嘴,喝了口酒。


没想到张雅撅起了小嘴:“你这个男人还真是没趣,怪不得直到现在还只能和五指姑娘作伴。”见张雅生气了,我便敷衍的笑道:“那下次吧,下次你上班的时候去看看。”


张雅酒量不大,两瓶啤酒已经差不多了,我喝了四瓶。


吃完,我付了账,二人一起沿着路边走回去。


路上,我们继续聊着。


“我看你那把吉他有些旧了,怎么不换一把?”


张雅不自然笑了一下:“这是我爸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他知道我的音乐梦想,希望我能努力坚持去追寻,这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把吉他。我为什么辞职,就是为了带着我爸的鼓励和寄托,一起追寻我们共同的梦想。”


末了,我张雅又看向我:“你爸妈呢?”


我其实没什么好说的,早年我爸做工程,但是因为出现意外死了人,项目砸了,赔得倾家荡产,我爸承受不住打击跳楼自杀了,我妈也随之跟别人跑了,就剩了五套房子给我。


张雅顿时面露歉意:“对不起,我不知道你……”


我只是摆了摆手:“没事。”


回家各自休息,第二天早上被一阵婉转的歌喉叫醒,原来是张雅在客厅弹吉他唱歌。唱得真的很好听,怪不得能去当驻唱歌手。


没有打扰她,我悄悄去洗漱。


中午张雅请我和姚婷夫妇吃饭,选在商业街一家中式餐厅的包厢。姚婷和王率坐一边,我和张雅坐对面。


点菜的过程中,姚婷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的眼睛。


菜上齐了,张雅露出灿烂的笑容,举起酒杯说道:“今天要多谢谢姚婷姐,姐夫,还有我们的好房东,让我成为这里的一员,来,我敬大家一杯,干杯”


姚婷以茶代酒,举起了杯子,我和她的目光在空中交汇,她急忙又躲开了我的目光。席间,姚婷起身去了趟厕所。


我喝了一些酒,酒劲上来,涌起一股冲动,立马跟了出去。


她刚走到厕所门口,我就叫住了她:“姚婷”


姚婷脚步顿住了,扭头诧异的看向我。


“你知不知道这两天我有多想你”我上前认真的问道。


“我们前天才见的面。”姚婷紧张的看了看四周,低声道。


我忍不住一把拉住她的手,继续说道:“我想真正的和你在一起。”


“你别这样,有人看着呢”姚婷挣脱了我的手,快步往女厕所走去。


进出厕所不少人用怪异的目光看着我们。


我没理会他们的目光,直接跟随姚婷进了女厕所。姚婷也有些生气了:“这是女厕所,你快给我出去”


“姚婷,你满足我一次吧。”


姚婷吓得立即挣扎起来:“你干嘛快住手!”


我紧紧抱住她,不让她挣扎,低头去亲吻她的脸颊,一只手已经伸进她的衣服,抓住了那柔软的丰满。


在我的进攻下,姚婷没力气挣扎了,不由的瘫软在我怀中。


我的另一只手顺势伸进了她的裤子,摸到了被裤裤包裹的翘臀,浑圆柔软,光滑细腻,弹性十足,触感极佳。


姚婷发出了一声申吟:“旭芝,我们我们进格子间”


我激动不已,连忙说了一声好。


哪知道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脚步声,还带着哼唱的声音,听到这歌声,我和姚婷都听出是谁了。


姚婷像是触电一般,将我一把推开,低声急道:“快躲起来”


我也吓了一跳,赶紧打开格子间的门钻了进去。透过门缝,我随即便看到张雅走进了洗手间。姚婷刚整理好衣服,面色还有些红,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婷婷,你也上厕所”


张雅笑着点头,看样子并没有注意到姚婷的神色,而是问了一句:“姚婷姐,你租旭芝的房子也有几个月了吧,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呀”


“怎么突然这么问,你不会看上他了吧。”


“别瞎说啦,只是两天时间,我怎么可能看上他呢。”


……


两人聊着上完,声音逐渐远去,我这才找机会出来。


我回到了包厢,姚婷脸色已经回复了平静。


吃完饭各自分别,随后的几天,我和姚婷没有再发生接触的状况,经常给她发微信,她也不回,让我有些失望。


倒是张雅,洗完澡后常常只穿一条宽大的t恤来挑逗我,这天张雅在浴室洗澡的时候,居然要我帮她拿衣服。


进了她卧室,便看到了床上一件半透明的睡裙、一条红色的文胸,还有一条居然是黑色的丁字裤。


这也太性感了,真不敢想象张雅穿着丁字裤的场景。


我心里有些兴奋,拿起衣服,明显闻到一股香喷喷的味道。


来到洗手间,敲了敲门,她让我进去。张雅性格比较开放,所以我也没什么好害羞的,进了洗手间之后,便看到浴室磨砂玻璃门后映出一个丰满曼妙,凹突有致的婀娜的身影,让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我把衣服就放在水池边了。”


磨砂玻璃门马上打开一条缝,一只冒着热气的光滑芊细的玉手伸了出来:“拿给我。”


我走过去,透过缝隙似乎看到一片白花花的身体,还有两团饱满,身体一下子有了强烈的反应,让我眼睛都直了。


她伸手接过,我回到客厅玩手机,没想到十分钟后,张雅又开始叫我:“旭芝,旭芝,你能帮我个忙吗”


“什么忙?”


“我新买的里衣好像有点紧,扣了半天没扣上,你能进来帮我扣一下吗”


我心里挺激动的,说了声好,便立刻打开了洗手间的门进去。


满满的雾气中,头发湿漉漉的张雅背对着我,因为身形比较瘦,背上的脊梁骨突显出来,看上去不但没有半点突兀的感觉,反而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当触碰到张雅背上柔软嫩滑的肌肤,我的手指如同触电一般,瞬间传遍全身。


虽然和林姚婷也有过肌肤之亲,但毕竟是我主动。


像张雅这么主动的让我触摸,虽然只是为她扣里衣,也令我心跳不止,激动万分。


同样的看得出,张雅似乎也有些紧张。


只是张雅这条新买的里衣确实有点小,我扣了半天也没能扣上。


“我还是按照以前买的呀,可能是我的胸变大了吧。”都到这时候了,张雅居然还有心调戏我。


我不由自主的又往她靠近一些,继续为她扣扣子。


殊不知自己的反应已经涨的格外难受,在这一刻,一个不小心,便贴到了她浑圆的臀部上。


张雅似乎感受到了,娇躯猛然一颤,脱口而出道:“你干什么!”


贴到她那柔软挺翘的臀部,令我的反应更加夸张,一种极为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令我忍不住紧贴着磨蹭了几下。


“你给我出去!”


张雅一把推开我,一只手捂着胸,面红耳赤的把我赶出了浴室,然后直接将门关上。


我只得回到客厅,点了根烟抽了起来,脑海里却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刚才在浴室的画面。


等了好一会,张雅终于出来了,她手里还拿着那条没穿上的红色文胸,用些羞怒的神色瞪着我:“肖凡,你个色狼,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由于她身上穿的黑色的睡裙是半透明的,里面两团饱满和雪白的肌肤一时间若隐若现,还能看到下边丁字的造型,令我刚刚疲软的状态又有了强烈的反应,干咽了一下口水,说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张雅面色更红了,冷哼一声,转身回了房间。


我看着她的翘臀在睡裙下变换各种形状,心中不由感叹,这个狐狸精,恐怕早晚有一天要栽在你手里。


我关掉客厅的灯,回到卧室打开电脑的监控看了一下。


林姚婷和她老公已经睡了,这几天并没有亲热过,卧室里一片黑暗。


我叹了口气,刚才张雅对我身体上的刺激让我加剧了对林姚婷的想念。


只可惜,她是别人的老婆,没法主动投身我的怀中。


我关掉了电脑,正准备睡觉,哪知道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肖凡,开门!”


起身打开了门站在门口的张雅依旧穿着那件半透明的睡裙,不过可惜的是她换了条文胸戴了,因此那饱满的两团便看不到了。


不过即便如此,下身的丁字裤还是在睡裙中散发出无尽的诱惑力。


“干嘛?”


张雅嘻嘻一笑,从我身边挤过,进了房间,直接坐到了床边,笑着说道:“本大美女想和你聊聊天。”


“你勉强算是一个美女,但并不大。”我调侃道。


“你啥意思”


“没有姚婷的大。”我看着她的胸笑着说道。


张雅终于反应过来,起身气鼓鼓的说道:“你个死肖凡,嫌老娘胸小就直说,我的胸哪里小了,我今天就给你看看。”


说完她居然开始解睡裙的纽扣,让我一时间惊呆了。

>>>>全文在线阅读<<<<

上一篇:

免责声明:本站 茂鑫网 http://www.tcmaoxin.org/bencandy-52-167227-1.htm 文章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
相关阅读
精彩图文
热点排行
Copyright 2014-2017 http://www.tcmaoxin.org 茂鑫网()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mail:tempoboyi@vip.qq.com